62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捅破天的大事件

第二百四十八章 捅破天的大事件

推荐阅读:

    朱正军和郑雷面色苍白的从停稳的切诺基上下来。

    看着眼前这如古战场一般,尸横遍野血流满地,能够站立起来的人除开他们两个和杨杰外,竟然只有一个尿了裤子,整个人瑟瑟发抖的中年人。

    杨杰能一打三十多,靠的是开启了侦探辅助系统,但是使用侦探辅助系统的搏杀自卫模式需要消耗大量的系统能量支持。

    这段时间杨杰都只是在消耗系统能量,一直没有能够及时补充,这一次血战,把他体内仅存的部分系统能量都快耗尽了,此时体内那久未出现的饥饿感和虚弱感再次涌上心头。

    脸色变得极其苍白的杨杰,在危机解除后,甚至连抬起脚步移动的力气都没有。看着持枪迅速靠近的朱正军和郑雷,杨杰那沾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两人都曾经出现在八一招待所,应该是安全部门的人,难怪枪法这么准。

    “杨县长,您没受伤吧!”眼看着杨杰趔趄着身子一软就要跌落,朱正军一个箭步上前,也不怕杨杰身上全是鲜血,一把抄起杨杰的手臂,搀扶住杨杰后,紧张而又关切的问道。

    郑雷这时表现出良好的素质,手持配枪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如电一般的目光扫过全场,见没有人能再站起来后,赶紧上前,把董震身边的两把猎枪给捡起来。

    “我没事,扶我过去去看看那边的五位村民,特别是受了枪伤的那两个,我要看看他们有没有生命危险!”杨杰借着朱正军的搀扶坚持站立起来,艰难的朝着受伤倒地的那五位大刘家村的村民走去。

    郑雷见状急忙上前,跟朱正军一起,一左一右搀扶起杨杰,迅速提着杨杰来到两名受到枪伤的村民身前。

    即使这会系统能量已经很少。杨杰浑身已经极其虚弱了,可是杨杰仍旧开启了医疗辅助系统,为那两名被猎枪打倒在地的村民检查伤势。

    不得不说短管猎枪的杀伤范围确实大。但是杀伤力却很小。

    两名浑身是血的村民,在枪响的那一刻。都不自觉的伸手用手臂挡住了眼睛,虽然身上脸上中了很多细小的弹珠,可是却都不致命,甚至连最容易被打瞎的眼睛都没事。

    杨杰为他们把脉过后,确定两人都没有生命危险后,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郑雷也到前方另外三名村民那看了一圈,虽然三名村民都受了不少刀伤。可是他们平日里下地干农活,各个都精壮皮实,加上都是皮外伤,除开十分虚弱外。并没有生命危险。

    “马上……把这五个人送到……医院去抢救,那个……是证人,不能……让他……跑……”

    杨杰确定五个村民都没有生命危险后,系统自动关闭了医疗辅助系统,能量几乎耗尽的小五。此刻也进入休眠状态,杨杰虚弱的对朱正军和郑雷吩咐完,甚至都来不及询问两人的姓名,双眼就疲惫的缓缓闭上了。

    “杨县长!杨县长!杨杰!”郑雷见杨杰竟然晕了过去,看着杨杰那惨白的脸色。以及发白的嘴唇,心中顿时一急,害怕杨杰会出什么事情。

    朱正军一直搀扶着杨杰,感受得到杨杰的脉搏,见郑雷这么担心,沉声说道:“没事!只是力竭晕了过去。谁跟着几十个人打一场,走过了鬼门关,谁也得晕过去!”

    郑雷闻言心中顿时稍安,想到刚才杨杰吩咐过的话,顿时转头看向钟徐汇,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眸,让刚刚从枪声中清醒过来的钟徐汇不由浑身打了个哆嗦。

    “你……你想干嘛?”看着持枪大步走过来的郑雷,钟徐汇终于不再哆嗦了,紧张的伸手挡在身前,屁股不断往后挪,想要跟郑雷保持距离。

    “你是什么人?这些人又是什么人?说!”郑雷大步上前,一把抓住钟徐汇的衣领,手枪直接顶在钟徐汇的下巴上,阴冷的目光中充满了暴戾的杀气。

    杨杰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遇袭,而他跟朱正军竟然坐在车上,被一帮村民给硬生生阻挡了半个小时,如果不是听到枪响及时赶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以捷达车为中心的这段砂石路,近四十个浑身鲜血的大汉倒在地上,地上开山刀、杀猪刀跌了一地,甚至还有两把短管猎枪,可见杨杰之前的境遇有多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丧命在这穷山僻壤的小路上。

    杨杰上次在港岛出事,安全局就因为工作不力,而倒下多名大佬,现在杨杰在浯河县境内,在他们安全人员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又被一群人袭击差点牺牲,这样的工作失误对安全局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可想而之杨杰遇袭的消息传回去后,会在京城引起多大的震动,又会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到牵连。想到这里,郑雷心中就充满了暴戾,恨不得开枪把地上那些还能动弹的大汉全给毙了。

    “我是沿岭乡党政办主任钟徐汇,刚才被你开枪打中的是沿岭乡党委书记董震,这些人都是董震养的马仔。”钟徐汇这话说出来后,郑雷不由一愣,眼眸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来。

    乡党委书记养了这么多马仔打手,而他竟然带队设局袭杀县委常委,这样荒谬的事情,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可是从钟徐汇的表情来看,他说的不是假话,他也不敢说假话,因此郑雷才感觉格外的费解。

    不过排除了境外人员作案后,郑雷心中总算是稍稍一松,至少面对上级责问的时候,他们也有了应对的解释,不至于最后责任全归咎于他们浯河安全分局。

    “老郑,你留下来处理现场,我送杨县长和受伤的村民去医院。过来搭把手,把人抬到车上去!”朱正军也听到钟徐汇的回答,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董震要带人设局截杀杨杰,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杨杰送到安全的地方。

    郑雷闻言把手中的枪一收,走了两步后。转头嫌恶的看了一眼钟徐汇,皱眉大声喝道:“既然你没事,赶紧过来帮忙!”

    钟徐汇被郑雷这一吼。倒是回过魂来了,也不顾自己裤裆全是尿。爬起来小跑到杨杰身边,与朱正军一起把昏迷了的杨杰抬到切诺基车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后,把杨杰抬上车系好安全带固定起来。

    三人动起手来速度很快,先把被猎枪打中的两个村民抬上切诺基的后座后,又把另外三名村民给抬上后尾箱睡下,看着前方倒在路中间的那些打手。三人不得已又上前清理出一条路出来。

    朱正军上了车,对郑雷说道:“可能封路的那些人是董震的人,估计他们封堵不了多久了,这里的现场要收拾一下。我先走了!”

    郑雷对朱正军点点头,拍了拍车门后,朱正军这才把车缓缓开过这片区域,然后加速朝着浯河乡的方向而去。

    等到朱正军开着车离开后,郑雷这才详细的询问起钟徐汇。关于董震在此截杀杨杰的原因,听完钟徐汇的讲述后,郑雷心中震怒不已。豢养打手马仔,在乡里为非作歹,竟然还敢图谋杀害县委领导。这个董震的胆子也太大了。

    走到之前董震他们开过来的吉普车旁,郑雷上车看了看,见吉普车的车钥匙在钥匙孔中,驾驶位旁边还有一台长距对讲机。

    郑雷拿起车上的对讲机,对钟徐汇问道:“这个对讲机能不能跟乡里联系?”

    钟徐汇闻言摇头说道:“这个对讲机是董书记……”话说到这里感觉郑雷的目光不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还叫董震为书记,使劲打了自己一巴掌,“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这对讲机是董震的司机私人配置的,不能跟乡里联系。”

    郑雷听钟徐汇这么说,再看了看车外不远处那十几辆摩托车,猜到这些打手可能是董震提前布置起来的,在跟杨杰商谈不拢的情况下,才让他的司机通过对讲机叫过来截杀杨杰。

    钟徐汇这会看到对讲机也反应过来了,难怪这些打手出现的时机这么准确,原来他们一直跟在他们的车后面,需要他们出面的时候,只需要司机用对讲机通知,他们就马上出现为董震解决麻烦。

    怪不得董震跟杨杰谈不拢后,那个司机回了一趟吉普车没多久,这些骑着摩托车的打手们就来了,之前钟徐汇还以为司机只是回车上去拿三菱军刺,没想到还用对讲机通知了那些紧随在后的马仔打手们。

    董震显然一开始就做了两手准备,起先肯定是想私了解决董灿开车撞人这件事情,只是没想到杨杰态度如此强硬。根据钟徐汇对董震的了解,他之所以会丧心病狂的作出杀人灭口的决定来,很大程度是因为他长久养成的打打杀杀通过武力解决问题的习惯。

    十年特殊时期通过武斗上位的董震,当年的凶残程度,至今沿岭乡的老人们还记忆犹新。只是经过多年的韬光养晦,加上时代变化社会发展,才让董震压制住了自己骨子里狠厉的一面。

    钟徐汇深信,今天这个事情,就算换成另外一个领导在,如果不向董震妥协,那么结局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都会被董震给截杀当场,然后找个地方给埋了。沿岭乡到处都是渺无人烟的崇山峻岭,在这里埋一个人,根本就没人能发现。

    且不说留在现场清理现场的郑雷和钟徐汇两人,开车一路往浯河乡赶的朱正军,此刻也是油门加到最大,一路疾驰着赶路。好在沿岭乡东西两头都被堵住了,没有车辆来往,因此朱正军在山道上车速开快一点也不怕出事。

    沿途没有一辆车,从这一点来看,前方肯定跟他们之前遇到的情况一样,都被董震安排人给堵住了道路。前后截断只有这一条路通往外界的沿岭乡,无疑在短时间内成了一片孤岛,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外人都无法得悉。

    朱正军浑身是血的开着吉普车抵达东湾村斗殴现场的时候,吓坏了从县里赶来支援的杨华和申三全等人。

    “这是怎么回事?杨县长怎么了?”杨华见切诺基受损严重,杨杰浑身是血的耷拉着脑袋坐在副驾驶,只能靠安全带固定身体,顿时焦急的上前。对从车上跳下来的朱正军喝问道。

    “我是安全分局的朱正军,这是我的证件!”朱正军见附近的刑警和武警都把枪口指向他,为了避免误会。直接把自己的证件拿出来打开。

    杨华是县政法委书记,又是县公安局局长。知道浯河成立了安全局浯河分局的事情,见朱正军出示了证件后,阴沉的脸上微微一愣,接着摆摆手,示意身后那些围上来的警察和武警战士把枪放下。

    “杨县长在骑岭乡回县城的路上遇袭,沿岭乡乡党委书记董震,带了三十多名打手。拿着砍刀和猎枪截杀杨县长。目前歹徒已经被全部制服,正在现场等候县局处理,车上五名村民是跟杨县长一起遇袭的,他们伤势很重。必须要马上抢救。

    至于杨县长,他一个人独自应对几十名打手的截杀,在我们赶到后力竭晕了过去,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杨县长没有受伤。你们放心吧!”朱正军把情况解释了一下后,杨华和申三全都不由露出惊骇之极的目光来。

    沿岭乡乡党委书记董震带人截杀杨杰,这到底什么情况,难道今天是愚人节吗?

    高志云等本来要去接应杨杰的警察们,听到杨杰遇袭的消息后。一个个脸色大变。

    “快,小唐,开车送杨县长他们去二院!”杨华一招手,对沙镇派出所所长唐波吩咐完,又转身对刑警大队大队长余辉厉声命令道:“刑警大队马上赶赴案发现场,控制涉案人员,不能放过一个!”

    朱正军这会也看到了东湾村的斗殴现场,四处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砂石路上还有两摊发黑的血迹,显然在这里也发生了状况。

    “我们从骑岭乡回来的时候,刚进入沿岭乡地界就遇到了村民堵路,所有过往车辆都被拦截了,这里也出状况了吗?”

    众人听了朱正军的话后,顿时反应过来,一个地方发生械斗,还能用偶然来解释,但是沿岭乡前后两头在同一时间发生械斗,导致进出沿岭乡的道路被堵,这就不是简单的意外事件了。

    骑岭乡出沿岭乡的堵路并没有制造斗殴,只是单纯的封路而已,但是东湾村这里却不同,两个村子发生了一场流血的斗殴。在县局干警和武警战士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两位村民丧生在这场打斗中。

    现在看来,这场事故是人为挑起来,故意借这个事件来吸引县里所有人的目光,从而为对付杨杰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这是一场人为的有预谋的恶性刑事案件,而搞出这么大场面,为的就是对付县委常委杨杰。

    浯河县县委县政府收到杨杰被董震带人截杀的消息时,所有人都被这个难以想象的消息给震惊了。

    乡党委书记带着几十名打手,手持砍刀和猎枪,制造流血冲突引起县里注意,再封锁交通,在光天化日之下截杀县委常委副县长。

    这样的难以置信的消息,别说接到汇报的吴开运等人不敢相信,就连第一时间接到汇报的县委书记张达先,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朱正军随队抵达浯河县第二人民医院后,第一时间就向浯河八一招待所的安全分局负责人做了汇报,随着朱正军的汇报,打破了浯河分局的宁静,分局负责人即可越过南江省安全局,直接向总部做了汇报。

    浯河县一二把手接到杨华在第二人民医院打来电话汇报的同时,李松林和杨振军已经收到了杨杰在浯河县遇袭的消息。

    “铃铃铃……”

    王守林办公室的红色保密电话骤然响起,正在接见乐市市委书记高亚涛,听取工作汇报的王守林,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红色电话机,不敢怠慢,表情平静的拿起话筒,然后对高亚涛摆摆手,示意他先出去。

    “我是王守林……”

    “小王,你这个书记是怎么当的?浯河县还是不是在党的领导下?堂堂乡党委书记,公然命令制造事故封锁交通,光天化日之下亲自带人截杀浯河县县委常委,这就是在你领导下的南江省干部做出的无法无天丧心病狂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别说是南江省了,就算纵观全国也尚属首例,我只给你48小时,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你这个书记就不用当了!”李松林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守林跟随李松林多年,还从没见李松林生过这么大的气,更没跟他说过这么重的话。想到老首长那疾言厉色的话语,王守林脸色铁青无比,他丝毫不怀疑,如果在老首长规定的时间之内,没有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自己这个书记还能不能做下去。

    如果是一般的情况,李松林自然不会如此生气,但是浯河县的情况不同,杨杰现在就是浯河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只怕遇袭的县委常委是杨杰,所以李老才会如此震怒,打来这个质问的电话。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王守林手没停下来,手指迅速在电话机的按键上,按下快捷拨号代码,接通了常洋市市委书记李军办公室的保密电话。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0/264/201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