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小说 > 官场小说 > 极品官途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第二百七十三章 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推荐阅读:

    浯河乡杨家村。

    刘大兴一个人蹲在村前晒谷场的石墩上抽着烟,紧锁的眉头显示出他此刻的烦闷心情。

    小赖子远远看着孤零零一个人在那抽着烟的刘大兴,站在奔驰车旁也不敢上前,刚才上去请刘大兴吃饭就被骂了一通,这回小赖子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去触霉头了。

    上午刘大兴和刘翠莲姐弟两的一场争执,打破了姐弟俩二十多年没红过脸的和谐局面,为的只不过是刘翠莲对老家那些亲戚的友好态度。

    “嘀嘀~!”

    汽车的喇叭声从远处传来,不过一会儿功夫,只见一辆墨黑色的越野车疾驰着开了过来,车前那小号车牌,提醒着大家车上坐着的人是浯河领导。

    刘大兴看了看车牌,见是杨杰的12号车,紧锁的眉头稍稍一缓,待到车子在晒谷场中停稳,杨杰从车上下来后,刘大兴这才把手中的烟头一扔。

    “小舅,这么热的天,你一个人蹲在外面干嘛?家里没地方坐了吗?”杨杰早早就看到蹲在石墩上抽烟的刘大兴,见他一脸阴沉,知道肯定是因为和平乡那些亲戚。

    “家里空气不好,乌烟瘴气的,还是外面舒坦!”刘大兴没好气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又觉得这么说自己姐姐家有些不合适,紧接着又说:“主要是有些人,那嘴脸小舅看不习惯,你怎么回来了?你妈叫你回来的?”

    杨杰闻言笑着说道:“小舅,您也四十老几的人了,怎么还跟小敏一样,像个受了气的孩子?好歹也是大公司的董事长了,身价不断见长,脾气胸怀怎么没见长?

    您也别怪我这个小辈说话直,您和我妈跟和平乡那些亲戚的恩怨,孰是孰非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毕竟都是血浓于水。就算他们当年做的过分,可是您这个长辈却不该跟晚辈置气。

    听说为了这事,我妈中午都没吃饭,您可是知道我妈的性格,人本分老实,做老师的心又软,多年没见老家的亲戚了。这来的又是晚辈,一口一个小姨叫着,我妈能冷着脸把人给赶出去?

    再者说了,人家这么多年来,上门的次数有几次?我记忆中来杨家村就一次,那一次表姨带着表哥过来拜年。我妈见表哥穿的不好,还把您给我买的一套衣服给了表哥。当时您好像也是发了一回闷气,几天都没跟我妈说话,弄的一个年都没过好。”

    刘大兴听杨杰把以前的事也给翻出来了,老脸变的更黑了,本想反驳几句,不过他听到杨杰说刘翠莲中午没吃饭。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强自咽下了到嘴的话,只是耷拉着脑袋,听着杨杰在那说。

    “为了当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怨,跟相依为命的姐姐闹的这么僵,有没有意义?是您缺那点小钱,还是我妈缺那点?小敏也读高中了,这一转眼就读大学嫁人了。难道您希望小敏以后都不回老家?外公外婆的墓还要不要扫了?

    我可听我妈说过,这些年每逢冬至,表舅表姨他们就帮外公外婆扫墓,刮风下雨从没断过,不看僧面看佛面,人家的子女来了杨家村,难道就连家门都不让进?饭都不给吃一口?况且人家不遇到红白喜事。也不会来杨家村,您就不能大度一点,来一个一笑泯恩仇?”杨杰说到这里,刘大兴的脸再也绷不住了。

    “你小子有这么说你小舅的吗?”刘大兴抬头呵斥了杨杰一句。然后讪讪的问道:“你妈给你打的电话?她还在生气?”

    “我妈怎么会生你的气,只是她夹在您和老家那些亲戚中间难做人而已!这会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哭呢!”杨杰叹了口气,刘翠莲这辈子可谓就是为了两个男人而活,一个是杨新华,一个就是刘大兴。

    正所谓长姐如母,刘翠莲从小跟刘大兴相依为命,艰难的把刘大兴拉扯大,直到嫁人来到杨家,又开始为杨家操持,这么多年从没叫过苦说过累。刘大兴这么多年来,对刘翠莲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唯有事关和平乡亲戚的问题上,他执拗的从不妥协,这才会让刘翠莲为难。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回去看看!”刘大兴一听就急了,推了杨杰一把,示意杨杰赶紧回家去看看情况。

    杨杰见状说道:“那你可得保证,等会见到我妈后,主动跟她认个错,不然她一准晚饭还不吃!”

    刘大兴闻言敷衍着说道:“行啦!行啦!我知道了,你赶快回去看看,看你妈到底怎么样了!”

    杨杰知道刘大兴现在是嘴硬心软,也没再说,转身朝着村子走去,路过小赖子身边的时候,对小赖子说道:“看着他点,有事就赶紧到家里去告诉我!”

    小赖子闻言点了点头,杨杰这才放心的回村,一路跟村里热情的父老乡亲打招呼,等到杨杰回家之后,全村人都知道杨杰回来了。

    家门口到处都是鞭炮纸,显然和平乡的亲戚来走亲戚,到门口还放了鞭炮。这也是常洋农村的习俗,到乡下走亲戚,进门前必须要放鞭炮,就算客人忘记带鞭炮了,主人家也会放一挂,以示热闹吉利。

    “妈,我回来了!”杨杰走上家门口的阶梯,还没进屋就扬声叫起刘翠莲来。

    屋里这会坐了不少人,除开几个本村的亲戚外,还有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男的大热天还穿着西服衬衫,西服袖口上的商标赫然在目,有那么一些土气。女的穿着红色长裙,长的一般,脸上化了浓妆,眼影打的太多,显得有些妖异。

    “哟,杨杰回来了!”本村几个亲戚一见杨杰回来了,顿时笑容可掬的站起身来,几人都是杨杰的堂哥,是村里还没有出五服的亲戚,目前都是村里的干部。

    杨杰笑着一一跟这些比他大了二十多岁的堂哥们打过招呼,这才看向拘束着站起身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的三个年轻人。

    “你是建文表哥吧!记得几年前我们见过,没想到一转眼这都要结婚了,恭喜恭喜啊!”杨杰主动伸出手。跟有些紧张的刘建文握上手后,客气的叙起旧来。

    刘建文没想到杨杰记性这么好,竟然还记得七八年前的事,而且还一眼认出了他,有些激动的说道:“杨县长,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杨杰闻言脸一沉,说道:“建文表哥。在家里就不要叫杨县长了,这样太见外了!这位是嫂子吧?真是秀外慧中,跟表哥你可是很般配,在这里我先向表哥表嫂祝贺了,恭喜你们喜结良缘,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张群见杨杰这么没架子,化了浓妆的脸笑的跟朵花似的,对着杨杰连连点头表示感谢,原本的那丝拘束也被杨杰的和蔼冲淡了。

    “这位是?”杨杰跟张群握过手,听刘建文介绍了一下张群后,这才转头看向跟刘建文五官有点像的另外一个年轻人。

    “这是我弟弟刘建武,刚刚从粤东省打工回来。从没来过小姨家,所以跟过来认认门。”刘建文说着急忙对刘建武说道:“建武,还不赶紧叫表哥!”

    “表哥好!”刘建武比杨杰小不了多少,高中还没毕业就到粤东省打工的刘建武,看上去不像刘建文这么老实木讷,眼珠子滑溜溜的乱转。

    “好好!都坐吧!”杨杰跟刘建武握了握手,这才示意几人坐下,看着一旁的堂哥。杨杰问道:“明哥,我妈不在家吗?”

    “你妈到土里去择菜去了,等会就回来。”杨明笑着解释了一句,话刚说完就见刘翠莲挑着一对簸箕回来了。

    簸箕中有不少从土里择回来的菜,都是农家自己种的,没有打农药,是真正的绿色蔬菜。

    “妈。怎么又跑土里去了?不是说不让你操持土里那点菜了吗?”杨杰见状赶紧上前,接过刘翠莲肩膀上的扁担后,把菜给提到了厨房中。

    “大好的地总不能让它荒了吧?现在年轻人吃苦耐劳的少了,一个个都想到城里去打工赚钱。这上好的田地好多都荒废了,以后等大家都没米吃了,就知道钱不是万能的了。”刘翠莲拿下扁担上的毛巾,擦拭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见刘建文兄弟站了起来,笑着压压手,示意几人坐下,“好不容易来小姨家一趟,今天就不回去了,赶明儿一大早坐酒厂的货车回去,也节约几十块钱车费。”

    “我们听小姨的!”刘建武嘴巴很甜,没等哥哥嫂子发话,首先就奉承的对刘翠莲说道。

    “妈,您中午吃饭了没有?”杨杰把菜放到厨房后,走出来看着笑容满面的刘翠莲问道。

    刘翠莲听杨杰这么问,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老家的几个晚辈,含糊其辞的说道:“我们都吃过了,你来的时候见到你小舅了没有?他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见到了,就在村门口蹲着抽烟,他说有事让您过去一趟。”杨杰知道这姐弟两一个个都要面子,也不想两人因为这点事情就闹出意见来,索性假传圣旨,让刘翠莲跟刘大兴自己去谈。

    刘翠莲闻言脸色一沉,没好气的说道:“他有事不会回来说啊!”

    “小舅那人就那样,您还是过去一趟吧!不然他可回阜新钨矿了。”杨杰这么一说后,刘翠莲顿时脸色一变,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过去一趟。

    “建文、建武,你们在家坐着,我去见见你们表舅!”刘翠莲把手中的毛巾放下,跟刘建文兄弟打了个招呼,这才走出家门。

    杨明等杨杰在一旁坐下后,这才问道:“杨杰,听说浯南工业开发区要大规模招工了?浯南七个乡镇的适龄青年优先录取,有没有这回事?”

    杨杰闻言对杨明笑着说道:“明哥,难道杨家村的年轻人也想去开发区上班?”

    杨家村是浯河乡远近闻名的富裕村,除开有一个浯河酒厂外,杨家村的水果种植也是其中一项收入来源,就算要做工也是首选考虑家门口的酒厂,去开发区找活干,杨家村的人还真犯不着。

    杨竹这时插嘴说道:“不是我们村的人,主要是村里外室那边的亲戚来打听,如果真有这么回事,你可得关照关照浯河乡的人。”

    杨杰一听笑着说:“浯南工业开发区的企业需要招几万职工。浯南这七个乡镇的适龄青年远远不够,还得面相全县甚至全市招人,而且很多企业都需要技术工种,没有文化的人还真干不了。

    负责招工培训有专门的人负责,只要是符合招工要求的人,都能进开发区工作,到时候经过培训拿到上岗证之后。企业会通过人才流动服务中心挑人。不同的技术工种工资悬浮很大,所以一切都得靠自己努力学习钻研。”

    “村里晒谷场上看到停了不少货车,是村里买的还是个人买的?”杨杰说到这里,想到村前晒谷场上停了十几辆货车,好奇的对杨明问道。

    “是村里出资买的,浯南现在大建设。渣土车有多少要多少,村里拿出一笔钱,买了十五辆卡车,让村里会开车的子弟,到工地上去运送渣土什么的,估计一年就能把车钱赚回来。

    等浯南的企业建成开工后,这些车也能用来跑运输什么的。算是村里自筹成立的一个运输队。你爸也说了,如果以后运输队没生意,可以帮酒厂运原浆到经济开发区去,总之不会让村里的投资打水漂。”杨明是村里的会计,管着村委会的钱袋子,自然知道村里的情况。

    “杨家村果林都超过千亩了吧?每年出的水果都远销到了粤东省,我看完全可以成立一个村民合作社,开展绿色种植养殖产业。比如大棚反季节蔬菜,种植特色经济瓜果,办养猪场,养鸡场等等。

    把各家各户的土地都集中起来由村委会统一管理,开展大农业模式,按照每户的人口来分田土,然后集中开发管理。年底根据各家各户的人口进行分红。到合作社工作的村民每个月发放工资,年底享受分红,村委会兼顾企业职能,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杨杰现在可不仅仅只是杨家村第一个大学生的身份。而且还是浯河县的副县长,他说出来的话,杨明和杨竹等人不得不重视。

    “杨杰你提的这个建议很好,现在村里一直在探讨如何走出一条发展致富的道路来。你的意见让我们大受启发,今晚上村委会开会,我会向全村党员传达你的意见,看看大家的意见。”杨明点头慎重的对杨杰说道。

    坐在一旁的刘建文和刘建武,听着杨杰的话,一个个脸上露出惊容。

    杨家村在他们看来,已经是十分富裕的村子了,几乎家家户户都住了新房,村里都是水泥路,每个路口都装有路灯,自来水接到了每一户人家。而且很多人家里都有摩托车,彩电冰箱更是常物,远比和平乡那些所谓的富裕村强上很多。

    可即使杨家村如此富裕了,村委会的干部仍旧在想着如何带着全村村民致富,仅凭这样的进取精神,就不是和平乡那些村子可比的。加上又有杨杰这个县领导出谋划策,杨家村上下一心,不富裕都没天理了。

    “表哥,你说的话太有水平了!”刘建武这话一出口,顿时逗的杨明等人笑出声来。

    开什么玩笑,作为杨家村第一个大学生,作为杨家村的骄傲,杨杰如此年轻就成为了浯河县的副县长,还是县委常委。如果没点硬本事,能当上领导?能把浯南建设的那么好?

    “表哥,我从粤东省回来就是想到家里找份工作,你能帮帮忙吗?”刘建武可不像刘建文那么老实客气,他对老一辈的恩怨也不清楚,知道自己的表哥是副县长,还是浯南工业开发区的领导后,小心思顿时就活跃了。

    “现在浯河两个开发区都在招人,只要踏实努力,找工作并不难!你在粤东省工作过,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正是开发区企业急需的职工。在招工这事上,我帮不上什么忙,你自己可以拿着身份证,到开发区去报名。”杨杰没想到刘建武会当众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心中虽然有些不喜,不过脸上仍旧保持着和颜悦色的笑容,告诉他要找工作可以直接去开发区报名。

    刘建武没想到杨杰这么大个领导,竟然连这点小忙都不帮,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刘建文比刘建武大几岁,知道爷爷奶奶跟刘翠莲、刘大兴之间处的并不愉快,担心刘建武说出什么过份的话来,急忙对刘建武说道:“建武,你找工作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听你表哥说吗?开发区不仅要面向全县招工,还要面向全市招工。

    你到粤东省打了几年工,辞职回来的时候在厂里都做到班长了,难道对自己还没信心?想留在浯河的话,就到开发区去报名,不想打工的话就自己做点小生意,不要给你表哥添麻烦!”

    张群见刘建文这么说刘建武,心中也有些不痛快。杨杰都是副县长了,又是开发区的领导,随便开句口,哪个厂会不给他面子?小叔子之所以跟杨杰开口,不过就是想得到照顾而已。

    当初她跟刘建文相亲的时候,媒人可是把刘建文家的条件吹的天花乱坠,什么家里表姨父和表舅都是大老板,什么表弟在县里是大领导。现在来了杨家村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本文网址:http://www.62ny.com/xs/0/264/2015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62ny.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